星空下的胡思亂想

關於部落格
在冬季的某一夜,仰望繁星,發現獵戶星座正對我閃耀著光芒…很開心和神祕的星星有了遙遠的牽掛。
  • 322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她們的友情

交情,不知從何時一點一滴漸漸建立;信賴,也不知從何事一絲一毫悄悄失去。 事情的導火線,只是因為一通電話。 蘇蘇去年被工作十年的公司強迫資遣,心中的失落比怨恨來的更深。 她從大學畢業後,工作一直是平步青雲;第一個工作就是中型公司的主任,再換工作就是經理,尤其她並不是業務出身的內勤人員。只能說,蘇蘇非常有長官老闆緣;因為同事間並不認同她的工作能力和責任熱誠。 安,是她第一個工作認識的同事。蘇蘇離職跳槽後,她們才變得更親近;也許在同個辦公室裡,會發生更多工作利益的衝突。 安一路看著蘇蘇工作平歩青雲,心裡有說不出的羡慕,因為她所認識的朋友裡,幾乎很少人有像蘇蘇有這樣好的工作運,還有這麼高的待遇。 蘇蘇和安分享她的心事,工作和婚姻的甘苦;工作上甘的多,婚姻上苦的多,一直都是如此。 但這兩年來,蘇蘇像是走了大霉運,事業婚姻都受到嚴重的打擊。 先是老公的收入每下愈況,銳減到過去極盛時的十分之一;使夫妻本來還可勉力維持平和表象的婚姻,陷入愁雲慘霧之中。 接著公司高層針對蘇蘇展開一連串的打壓,除了工作量加重,工作時間和範圍都大幅增加,等於變相叫她自己走路。她捨不得離開一手參與開創的公司,也不敢置信老闆居然這樣對待她。 在領了一筆資遣費離開公司後,有些過去不熟的同事,反倒三天兩頭打電話告訴她公司的近況,讓她心情更難釋懷。剛開始,她去請領了失業津貼,還去朋友的公司做白工,只為了試探有沒有工作機會,順便學些新的玩意。 安要蘇蘇暫時放下這些,反正有資遣費和失業津貼,也不是沒有積蓄,休息半年或更久,都還不會造成生活問題;也許應該利用這段時間,試著修補夫妻間的裂痕。 蘇蘇說,就算她想做,也要看對方要不要。對方沒意願,她為何要白費功夫。 一個星期而已,蘇蘇就放棄了。她成天幾乎都不在家,不是去朋友的公司幫忙,就是找理由安排事情不待在家裡;無法適應多出來的空閒,滿子只想著如何去賺錢。 安起初會打電話約蘇蘇見面,但她推說沒有心情;後來,安會三兩天打電話找她聊天,蘇蘇只直接說不想聊天,因為沒有想說的事情。安知道蘇蘇想省電話費,也不勉強她有空打來,只好忍受著蘇蘇的冷淡,因為誰遇到這種事都不好受。 後來,有一天蘇蘇在安的MSN留言,說有重要的事要安快點打電話給她。 安很擔心蘇蘇和先生Leo出了什麼事,便立刻打電話去。 蘇蘇接了電話,壓低聲音說,她要去房間說話,不能讓先生聽到。 等蘇蘇到了房間,安緊張的問:出了什麼事? 蘇蘇劈口便說:我警告你哦,L小姐想懷孕的事,你不准跟健師父說。 (PS.健師父是一位整脊的中醫師) 安說:我神經病啊,我幹嘛跟他說。 蘇蘇說:L小姐最近有去找健師父,看能不能幫她懷孕。你不要管這件事。 安說:我又幫不上忙,怎麼管啊?你幹嘛對我這樣說? 蘇蘇說:因為你覺得她對我不好,而且你也覺得她不應該懷孕,所以叫你不要去破壞她的事情 安生氣了,便說:你不跟我講的話,我怎麼會知道?而且她本來就不應該想懷孕,她是第三者,就不應該想利用生小孩去騙人家的錢,和搶別人的老公。你還幫她,還利用我和健師父的關係介紹她去看,我都還沒說我很不高興你這樣做呢。 蘇蘇說:做都做了,你還要怎樣,反正你不要管這件事,不准去和健師父說。 安更氣了,便說:我考慮一下要不要說。你自己也是元配,如果你老公搞外遇,外面的女人拿了房子和錢還不夠,還想生小孩騙錢,你可以接受嗎?這種事你還幫她。 蘇蘇說:如果L小姐過的好,她就會還我錢;如果她過不好,不但錢沒了,也沒利息。你不要害我。 安一肚子氣,便說:你價值觀有問題,我不想和你說話。 引發蘇蘇和安吵架的L小姐,是一位四十幾歲離婚的亞裔女子。 (說了國籍怕太明顯了,不過很多人不知她是外國人,不是常見的外勞那些國家的人) 蘇蘇認為L小姐白皙美麗又很有氣質,雖然有點計較錢,但會請蘇蘇吃飯,也會邀蘇蘇的小孩來家裡和自己的小孩一塊玩耍,反正有L小姐的印尼外勞看小孩,蘇蘇也樂的輕鬆。 而L小姐和安,一直沒有正式的見過面,都是經由和蘇蘇的個別見面而知道對方的存在。 幾年前,L小姐向蘇蘇借了一大筆錢,有七位數之多,原因是要加盟一間著名的連鎖冷飲茶店。 在洽談加盟之初,L小姐向蘇蘇透露:這間大型冷飲加盟店的老闆對自己有追求的意思。 過不久之後,L小姐便說大老闆在追她,想和她上床,但她不要,因為對方是有家室的男人;而她的前夫便是因為外遇而分手,所以她絕不會和這種男人交往和上床。 蘇蘇告訴了安,而安說:你等著瞧,看L小姐會不會。 蘇蘇說:她己經說她不要了啊。 過一陣子,又得知那位大老闆對L小姐殷勤邀約,除了到店裡特別指導之外,還常約會吃飯,並透露想買間小套房給L小姐。 L小姐對蘇蘇說:她絕不會要老闆送的房子,她有能力可以自己買。現在只是利用這個男人上床而已,彌補一下空虛。 安聽了蘇蘇的轉述之後,便說:拜託,那麼有錢的男人才送小套房?我也不要。你等著瞧,L小姐很了解男人的心態,先給點甜頭,之前不還說不會和老闆上床嗎?你看看她會不會要到一棟更大的房子。 蘇蘇說:人家都說不要了,你幹嘛這樣想她。 後來,L小姐得到一間四十坪左右的房子。 蘇蘇說:L小姐說沒有要介入老闆的家庭,反正她又不愛他,只是利用他上床而已。 安不爽的說:是啊,如果你老公外面的女人跟你這樣說,你也沒關係囉?反正她不愛你老公,只是要他的房子和利用他上床嘛。 蘇蘇說:不會有這種事,因為我老公沒錢,如果騙得到我老公的錢…,唉呀,說這種不可能的事幹嘛。 安說:老闆的這個事業,我看電視介紹,是老婆和他一起辛苦打拼出來的,你也是元配,你會容忍你老公有了錢玩女人嗎?還是被女人玩? 蘇蘇:不要說這種不會發生的事,人家的事你說的這麼氣幹什麼。 安說:L小姐是你的朋友,你應該勸她,不要介入別人的家庭才對。 蘇蘇說:她說不會介入老闆的家庭嘛,她說不喜歡他。 安說:是啊,騙人家錢和上床不算介入人家的家庭,哼! 之後,蘇蘇便很少和安談起L小姐這方面的事,只說L小姐生意很好,賺很多錢,又要開分店,可能會讓蘇蘇投資。 安說:L小姐開第一間店就跟你借錢,還騙你考慮一下,後來不肯讓你投資,現在肯嗎?而且上次的錢還沒有還你,現在還要跟你借,唬你的吧? 蘇蘇說:這次不一樣,現在有開放,L小姐說要問老闆,老闆那麼喜歡她,一定說好。上次的錢我也不想L小姐還,她有給我利息,我可以賺錢啊。 安說:厚~你要人家利息,人家要你本金啦,前債未清你還再借?你還真相信L小姐會讓你入股嗎? 蘇蘇說:她說可以嘛,你幹嘛這樣說她?可不可以,到時候就知道了。 安說:所以你還是要借她錢? 蘇蘇說:這次少很多,沒有關係。 L小姐後來回答蘇蘇,老闆說這間不可以,那看看第三間再和蘇蘇合股好了,到時那間店就給蘇蘇來管。 安聽了便說:她耍你嗎?把你當白痴吧?你的錢也太好借了吧。 蘇蘇說:L小姐有多給我利息啊,我又沒吃虧,你不要這樣說她。 這件事後,蘇蘇更少和安談到L小姐的事了。因為每次談到她,就會被安冷嘲熱諷一頓。 那通不愉快的電話後,安幾乎沒有再主動打過電話給蘇蘇;因為覺得蘇蘇的價值觀和自己差距太多,而且在現階段蘇蘇不再需要自己這個朋友了。 到了過年前 ,安想到前一年陪蘇蘇去拜拜時,蘇蘇許願找到工作後要來還願,但一晃眼新工作也半年過去了,她並沒有再去拜拜。 安想到這件事,心想總算是朋友一場,還是要提醒蘇蘇這件事。 安打電話給蘇蘇,問她何時有空去還願,因為當初曾答應要陪蘇蘇去。 結果蘇蘇回答說:我沒有忘記這件事,是你沒有空啊。 安雖有心理準備知道她會這麼說,但還是有點動氣,便說:我問你兩三次了,是你自己沒空的,我還提醒你。 蘇蘇說:要等我有空啊,你都找我沒空的時候。 安說:這件事你有放在心上的話,你就會有空。 蘇蘇說:我要等你有空啊,你沒空我怎麼去? 安說:是你自己許願的,我又沒許願,我只在廟外面答應陪你去,你不要牽拖到我這裡。 蘇蘇說:好啦好啦,反正你會提醒我嘛,反正都要一起去啊。 聖誕節前的那個周末,她們一起去廟裡拜拜了。距離她們上次通電話,己超過半年沒見面。 蘇蘇抱怨,半年前和安通電話那天超倒楣,因為在掛了電話後,急急忙忙出門上車前,L小姐也打電話來,問蘇蘇她想懷孕這件事,有沒有和其他人講? 蘇蘇據實以告,說只有和安說而已。結果L小姐當場發飆,指責蘇蘇為什麼把這件事和別人說,會害到她。還說本來考慮要感謝蘇蘇借錢給她,但是現在發現蘇蘇做人不可靠,所以第三間店不要給她入股了。 安聽了之後,也有些傻眼,忍不住說:L小姐還反應真快、真會找借口。不想讓你入股就直說嘛,她早就想好借口才來套你吧,她明知道你很多事都跟我說。 因為蘇蘇的資遣費也近百萬,才拿到手沒兩天,L小姐便開口要蘇蘇借她,蘇蘇說要投資才肯。L小姐便說那先借她週轉,再看要不要投資。後來蘇蘇那筆錢借給自己的表哥周轉生利息,並沒有再借給L小姐。 這次之後,很遣憾蘇蘇和安並沒有辦法真的重修舊好;除了不得不那種必要的連絡之外,她們很少聯絡。蘇蘇忙於工作、家庭和新找到的學習樂趣;而安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過,重點是她刻意把蘇蘇排在生活之外,不再像過去一樣打電話找她聊天、約她見面,也不發e_mail給她,更不想找蘇蘇為自己做過去找她幫忙的事。 畢竟,友情也有代價。 對於一個平常吝於花手機電話費在自己身上的人,對於一個長期價值觀都和自己是相反的人,對於在選擇時永遠把自己放在不是第一的人;安,只是沒有辦法再付出了。 所以,就和蘇蘇當個很久都不想聯絡的朋友吧……絕對不要想到她就打給她的朋友,絕對不要打給她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