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星空下的胡思亂想
關於部落格
在冬季的某一夜,仰望繁星,發現獵戶星座正對我閃耀著光芒…很開心和神祕的星星有了遙遠的牽掛。
  • 322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瓶中的女人

Rosa絕對是個少見的美女,而且是個可以開口說話,言之有物的大美女。上帝給她:妍麗的容顏,白淨的肌膚、優雅的氣質,良好的修養,火辣的身材;不僅如此,她的眼睛、牙齒、肩膀、 手指、小腿、腳踝,甚至腳趾,都十分美麗;更別提她還擁有東方人少見的豐俏臀部。 但是,Rosa卻選擇了生命中這個不能帶給她幸福和愛的男人,並且讓她一步步邁向生命痛苦的深淵。 (這是個真實慘痛的故事,目前還是進行式;如與讀者認識的人有雷同之處,我一概否認到底;也請諸位沒有珍愛妻女的男士,千萬不要對號入座。) 第一章 現在回想起來,居然沒有人知道這對曾經如膠似漆的夫妻,曾幾何時變成相敬如冰的這般田地。 這個悲慘的故事,要從美女和野獸結婚後,生了他們愛的結晶開始說起… 在K先生的堅持下,Rosa是在家坐的月子,意思就是由婆婆來張羅月子裡的餐飲,意思是她要自己餵奶和照顧初生的女兒;結果是:婆婆每天近中午才來煮一餐,煮完就走人,她早餐沒得吃,午餐每天吃幾乎一樣的菜色(非常不適合坐月子的退奶菜色),晚餐要自己熱來給自己和K先生吃;同時,Rosa要自己餵嬰兒喝奶,自己洗曬母女兩人換下來的衣物,自己清洗消毒女兒喝過的奶瓶,自己抱小孩,自己照顧自己… 初時,沒有人明瞭這個狀況,只認為她可能偶爾需要幫忙;但是,她真的非常堅強或是逞強?她總是堅定拒絕大家的好意。 由於她是個廚藝不錯,而且態度熱忱的女主人,所以K先生的同事常去他們家吃晚飯。在大家下班後,去享受一頓她從辦公室趕回家裡,匆忙做出來但非常可口的晚餐。 她也從來不接受K先生同事的任何幫忙,就連收個桌子這種小事,她也會說不好意思。 第二章 Rosa和K先生,結婚後住在公司的宿舍。 K先生,是個很少會出錢請客的男人。不能說他小氣,但他表面上絕對不是出手大方型的男人。這樣的老公不是很好嗎? 但當他的同事知道,K先生不願出一個月一萬二千元的保母費時,都感到有點茫然和訝異。 兩人結婚後到女兒剛出生這段時間,所有的家用開支都是Rosa拿出來的。 和K先生當時八萬多元的薪資相比,Rosa一個月三萬元的薪水,要扣掉自己的交通費和早午餐費,實在所剩不多。 但因K先生揹了婆婆的房貸和會錢就六萬多元,只剩萬把塊當他自己的零用錢;所以她心甘情願的拿出私房錢、義無反顧的扛起家計。還非常心疼K先生,為老公抱不平,因為婆婆只偏心小叔和小姑,孝順的K先生為家庭付出這麼多,卻得不到媽媽的疼惜。 在Rosa臨盆前,K先生的房貸和會錢都告一段落;Rosa竊喜,想她應該可以輕鬆過日子了。 月子坐完,Rosa要去上班了,新生兒需要託給保母;Rosa開口要求K先生付這筆錢。 K先生說,為什麼要他付? Rosa解釋,她認為老公現在沒有經濟負擔了,所以可以開始分擔家計,應該每個月給她生活費家用和保姆費。 但K先生反駁說,Rosa之前就可以負擔全部家用,為何現在要他拿錢出來?而且Rosa自己的小套房也賣了,沒有房貸負擔,剛好可以拿來付女兒的保母費。 Rosa向K先生解釋,少少的房貸並不夠付保母費用。 最後,K先生心不甘情不願的付了保母費;但Rosa要負擔超時育嬰費用及其他雜支,還有家用。 第三章 曾幾何時,同事們竟開始覺得,去K先生家吃飯變成有點壓力和恐怖的事。 是因為K先生和Rosa之間的對話愈來愈少?還是飯桌上火藥味愈來愈濃?同事們吃的愈來愈心驚膽顫?後來演變成吃飽喝足就想逃離的局面。 總之,這些酒肉朋友陸續不來之後,這讓K先生埋怨Rosa把他的朋友都趕走了。事實是,K先生那時除了必要的吩咐之外,幾乎已不和Rosa說話,這種情況讓這群食客在飯桌坐如針砧,兩邊陪笑,吃的愈發消化不良。 最後,K先生藉著一次住院後,就再也不回家了。 其實說他不回家也是錯的,K先生真的有回家,而且常常回家,其實幾乎是天天回家;但他都是趁著老婆上班、女兒上學的時候回家。 鄰居經常有人看到K先生進出家門,都知道他利用上班時間溜回家。至於他回家做什麼?當然沒人知道。 Rosa只能從他留下的垃圾和茶葉渣、煙蒂,知道這個男人當天回家過;當然也因為煙臭和滿屋子的鞋印。 第四章  偶有星期假日他們一家三口會碰到面,K先生不吭聲也不理人,對Rosa視而不見、置之不理,問話也不答。久而久之,Rosa也不再對這個男人說話。但仍會要求女兒去和爸爸打招呼,但愈來愈大的小女孩,終於也不願和她爸爸說話了。 因為K先生常在中午前後回家,有好多次K先生回家時,她們母女正要出去吃飯;Rosa起初的一兩年仍會要女兒去問爸爸,要不要一起去吃飯?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不要。所以,在問了很多次之後,她不再問了;因為女兒也不肯去向爸爸開口了。 可是,在鄰居間的傳言是:Rosa每次見到K先生回來,就都急著把女兒帶出門,不讓他們父女相聚。 流言和事實相距這麼遠,是誰傳出來的呢? 有一次,K先生終於對女兒說,要帶她一起出去玩。 小女孩問:媽媽也一起去嗎? K先生說:沒有,就我們兩個一起去。 小女孩說:可是我想要要媽媽一起去。 當天,這對父女沒有一起出去玩。之後也再沒有一起出去玩。包括後來每一年的聖誕節、新年、生日,包括小女孩考試第一名,到目前為止,都沒有再出去玩。 有個鄰居,曾想安慰小女孩,所以對她說:爸爸真的很愛妳,他說你是他的小公主哦。 初時,小女孩回頭看著鄰居說:真的嗎? 然後,她說:那他為什麼不回家睡覺? 後來,她把頭別過去,低頭不語。 第五章 K先生「離家」出走時,女兒正在唸幼稚園大班。 他出院當天,對辦公室的同事說,他習慣醫院裡的床,所以沒辦法睡在家裡;當天夜裡他就搬到公司的宿舍,還不知從哪弄來一塊布簾,懸掛在床前,就好像在住院一樣。 同事竊間竊竊私語,懷疑他是不是住院被什麼沖到了。這種行為太詭異了。 沒有人敢問Rosa要怎麼辦,當然更沒有人會去問她:要怎麼對女兒解釋,爸爸為什麼不回家。因為過去那些常去他們家喝酒吃飯同事們,都異口同聲的說:這是別人的家務事。 Rosa的「孤女寡母」生活,看在鄰居眼裡,是一齣活生生的八點檔慘劇。 平常日子裡,常見Rosa牽著女兒的小手進進出出的忙碌過活。但在寒流來襲的溼冷天氣,在又冷又黑的寒冬夜裡,還有夏季颱風狂吹風雨交加的清晨;看見Rosa一手牽著女兒,一手拿著重物或無法抵擋風雨的傘艱難行進時,就變成鄰居情感上的一大折磨。 偶有鄰居停下車想載他們母女一程,但大多被Rosa拒絕了,除非是天氣狀況差到不行,或是女兒感冒,要不這位鄰居算是比較熟,她才可能暫時放下矜持的自尊答應。 大家都知道,K先生斥鉅資買了一部價值百餘萬元的進口休旅車,但是他的妻女只乘坐過幾次。 沒有人敢問他,為何沒有載自己的妻女上班、上學。 第六章 K先生還是有給Rosa每個月不到二萬元的家用, 當然也沒人去問他為何只給這個數目。 K先生公司的長官和同事,沒有也不敢問他這些問題;這些人,寧可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,在背後搖頭嘆氣,並且議論紛紛,互相解釋沒有對他進行規勸的原因:因為這是別人的家務事、因為沒必要為這種事得罪K先生、因為講也沒有用、因為這是Rosa自己的問題… 以K先生後來月入十餘萬的高收入水準,卻只願給這麼一點家用,而且坊間還有多種家用版本,有五萬、四萬、三萬,還有說不夠隨時給。最糟的是,起初沒人相信每個月真的只有這點錢。 這筆錢要支應:包含每個月學校的學雜費、安親班學雜費、才藝課學雜費、健保費、保險費、生活花費、水電瓦斯、三餐及健康食品,還有送禮給老師、家長聯誼、小朋友慶生,諸如此類莫名其妙的開支。 Rosa努力讓女兒衣食教育無缺;但是可能嗎?所以就苦了她自己。 有時候,鄰居會找Rosa母女共進晚餐。因為少數人知道Rosa過著捉襟見肘的生活,她的薪水全貼補到女兒的開銷中。 在每天的母女二人晚餐中,Rosa幾乎只有吃女兒剩下的幾口麵、一點湯,和一些剩菜。 但是,小女孩真的吃蠻多的。是因為情感的不滿足?安全感的欠缺?K先生知道女兒吃的比一個普通大人還多嗎?  後來,終於有長官看不下去了,要求K先生好好安頓家裡,否則會調整他的工作;K先生才說,每個月不夠的開支,憑單據實報實銷。 但是這些額外的請款,通常最快要二個月後才能拿到,而且還附著一堆零錢;甚至到後來,給她的全部都是銅板。儘管,她報的費用充其量三、四千元而已。 Rosa默默承受著屈辱生活,想像著大家都在背後看她笑話;她咬著牙,儘量不再向K先生請領額外的費用;而K先生沒有問也沒有給其他的錢。 無止盡的待續 K先生的同事和鄰居們,有時私底下會談起,不知Rosa心裡到底怎麼想的?她要這樣過一輩子嗎? 日復一 日的精神煎熬,夜夜獨眠的感情折磨,永無止盡的體力透支,更別提錢永遠不夠用;凡事都是自己一肩承擔,沒有外援,孤單孑然一身,只有女兒相伴。 Rosa當然有缺點, 譬如她有點固執,有點太認真,有點太全力以赴,有點自尊心太強,有點得理不饒人…。至少她不出惡言,就算是對她那個行事異於常人的老公K先生。 不知哪個人說,認真的女人最美麗。美麗的Rosa活的很認真,很努力;而且她絕對是熱心幫助朋友、甚至朋友的朋友,還有那些在他家喝酒吃飯、卻一點忙也沒幫她的酒肉朋友,她也會盡力幫忙的大好人。 真心希望,Rosa能過的幸福快樂,還有健康,因為有一個只有媽媽的小女孩需要她。沒有幸福,美麗何用?美麗原來只是通往幸福的利器啊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